堕落的青春(5)

漂亮女生明显地缩了一下娇躯,将她的娇靥退到她认为安全的距离!美丽的大眼睛中也微微露出一丝惧色,不知是惧怕徐三的名头呢还是惧怕眼前徐三那狰狞的厉色?

徐三非常满意眼前的效果,这小女生果然被吓到了!不过快意的同时他的心底也有几分失落,失去了美女的大学生活,势必要枯燥不少罢!唉,谁让自己还没进校园就成了色狼了呢?真是……

“喂,大笨牛,我知道在车站你不是故意的,对吗?”

身后漂亮女生的尖美嗓音犹自远远传来!徐三摇了摇头,脚步再度加快!

第四章和教官的武斗

当徐三满头大汗地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那指导员够黑,用后来前来监视徐三的教官的话来说,就是徐三不幸成了他树立威信的牺牲品!

双腿有如灌了铅般沉重无比,他都已经记不清自己终究绕着大操场跑了多少圈了!

十三舍已经熄灯了,远近看去只有前面的研究生宿舍还有几间亮着灯光!刚入学的新生总是容易控制的,学校规定十点半熄灯就绝不会有人敢亮灯到十一点!

幸好楼梯间和过道间的路灯还亮着,让徐三不至于真正的四处碰壁!一间间数过去,终于到了418的门口,徐三吁了口气,好累啊,原来只是爬个四楼也可以累成这样啊!

不过很是出乎徐三的预料,迎接他的竟然是一阵热烈的掌声!黑暗中,静悄悄的四楼突然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其实是很突兀的!徐三便被吓了一跳,很是有些不知所谓!搞不清状况倒底发生了什么事?

掌声虽烈停得也快,只维持了不到两秒钟的时间!黑暗中一把热切的声音传来:“兄弟,好样的!我胖子就喜欢你这样的个性!哈哈,你这个兄弟我是交定了!”

只是听那宏亮而又爽朗的声音,徐三便能联想出声音的主人!定是那个白白胖胖的第一个主动向他打招唿的家伙!嘿了一声,徐三拐进了黑乎乎的418!

左侧另外一个声音又响起,“哇靠,真是酷毙了!小三,什么时候你也教教我这份镇定的功夫?竟然能够和讲师在讲台上口若悬河地进行辩论!嘿嘿……你虽然输了,却也十分威风啊!唉,要是我该多好啊,一定会有许多女生会崇拜我的!”

徐三只是用脚指头想想,就能知道这声音的主人定然非广西的蓝迪莫属!这家伙,也许心里想的只是怎样获得美女的芳心罢,至于威风不威风倒在其次了。

“懒得理你们!”原本疲累已极的徐三总算有了难得的好心情,语气也显得少有的轻松,提起塑料桶就出了宿舍,前往冲凉房。

冲完凉,徐三很快就倒在床上睡着了,一宿无话!

九月的天空,只是凌晨七点便已经天色大亮了!一阵急促的哨声将沉睡中的徐三和其它室友们惊醒!

“出早操!”不知是谁叫了一声,徐三这才想起教官曾经说过每天大早是需要起来跑操的!跑[完了操才准吃早饭!挪了挪酸痛的身架,徐三竟不住舒服地呻吟了一声,真不想起来啊,如果能够这样一直躺着该多好啊!对于此时的徐三来说,美美地睡一觉也许就是最大的诱惑了吧。

当然,这只是想想而已,他可不敢再次以身试法!如果再来一次征服大操场,既使不死也得脱掉三层皮吧!

迅速起来,穿衣叠被、注意,是叠成豆腐般的方块!然后急急忙忙地抓起军帽就往楼下冲!教官曾经明言,如果不能在五分钟内在指定地点集合,每迟到一秒钟就需要绕操场跑一圈!

徐三动作够快,是第一个抵达楼下的学生!

令他惊讶的是他们的教官,那个高大的邓建勋并没有来,倒是其它三个排的教官已经在一边严阵以待了!

四个住在十三舍的新生排很快就在宿舍前面的空地上集合完毕,其中一个教官看了看表,咧了一下嘴,显是已经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了罢!

“噗!”一声轻响,只顾着军人威仪大踏步前进的教官不小心踢到了一方高出地面的石块,立时便非常不雅地向前摔了个狗吃屎!虽然那教官反应够快,侧身着地后迅速就翻身爬了起来,但原本整洁的军装上已经沾上了不少黄土和灰尘!

集合起来的新生便纷纷笑得前仰后哈,便是走在那教官身后另外两名教官也忍不住微笑起来。

“不准笑!”摔倒的教官立时恼羞成怒!当众出丑让这位向来极为注重自己军人形象的教官十分失态,“你们看看,一个个都什么样子?不准笑!再笑罚你们站军姿一上午!我说到做到!”

大部份的新生慑于教官的威势,顿时便噤声不敢再笑,尽官紧闭双唇的脸上尽是笑意,但那刺耳的笑声却是总算消失了。

就在这时,一个响亮的声音在徐三耳侧突然响起:“为什么不准笑?我偏笑!”

徐三吃了一惊,几乎所有的新生都吃了一惊!这近在耳侧的声音让徐三的心咚咚直跳,但他不敢侧头看一下,因为那教官如老鹰般锐利的凶光已经狠狠地扫了过来!如若一回头,那不等于是告诉教官是谁说了这句话吗?这种事他徐三是万万不屑于做的。

“是谁!”出丑的教官铁青着脸,带着沉重的压迫气势踱到五排前面,立定,鹰隼般的目光所过之处,所有的新生纷纷避开视线,竟没有一个人敢和他对视!

“是谁?有胆就给我出来!畏畏缩缩的岂是男子汉行径!”

徐三感到身边的家伙毫无动静,显然是惊惧于教官的威势不敢出头了。

“不说!不敢承认是吧!”教官的脸更青了几分,恶狠狠地点了点头,厉声道,“再不说就罚你们全排!快给我出来!”

“是我!”眼看身边的家伙依然毫无动静,咬了咬牙,徐三硬着头皮挺身上前一步,大声道,“是我说的!”那声音竟然也响亮之极,在清晨的淡凉中,徐三高大挺拔的身躯上竟也隐隐散发出一股浑雄的气势来,很是让人倾倒。

“很好!”教官鹰一般锐利的目光锁定了徐三,低沉地道,“竟敢如此放肆,想必是有几分本事了!在下倒是要讨教讨教了!”随着教官低沉的话语,他紧握的双拳竟然发出一连窜的咯咯清脆响声,沉重的压力瞬时就压上了徐三惴惴然的心头,便是一旁的其它学生也禁不住纷纷变色!

但徐三自幼就是倔犟得无可救药!才七岁就敢和老爸对着干,每每被揍得遍体鳞伤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讨教就讨教!难道还怕了你不成!”被教官强大气势逼狂了倔脾气的徐三马上就失去了理智,与其说是胆量在支撑着他倒不如说是疯狂在支撑着他更为合适!他就是这种一旦倔犟起来十头牛也拉不回的臭脾气!

教官的脸色由青转白,复又由白转青,如是变幻数度,才切齿道:“阁下口气如此狂妄,想必是出自少林寺了!真是幸会,不想在这里碰上一个少林寺来的,正要讨教少林绝学呢!小子接招!”

教官大喝一声,已经飞起一脚直踹徐三面门!

徐三怕伤了身边同学,奋力往旁边一跃,正好避过教官势大力沉的一记侧踹!

教官一脚落空,紧接着又是一记连环飞踢!竟是直奔徐三太阳重穴而去。

若说打架,徐三自幼便是孩子王,但那是他欺侮别人,像这样正儿八经地和人交手过招却还是头一回,更别说是和训练有素的军人对敌了!这不,教官才只连环腿,便已经让徐三手忙脚乱,忙乱中最后一腿竟然没有避过,直接命中他的胸口!

“嘭”的一声闷响,徐三惨哼一声,噌噌噌地退了三大步,又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教官则是洒脱地借力一个腾空,轻飘飘地落在地上,自有一股潇洒的意味。揶揄地对着徐三勾了勾中指,一缕不屑的冷笑出现在教官的嘴角。

羞辱的感觉立时毒蛇般吞噬着徐三的心!自幼争强好胜的他如何能够忍受这种当众的羞辱?长吸了一口气,徐三翻身爬起,大吼着向教官冲去!没有任何动作可言,更遑论武功招式了!徐三根本就不懂什么少林武功!

这是便是一个傻子也能够看出来了,徐三不过是嘴硬罢了!

教官揪准时机,一把就揪住了徐三直直挥出的右手,使劲一拧,徐三便惨叫着被动地转过身来,背对着教官!教官又是一脚,踢在徐三的臀部上,同时放开了揪住的徐三的手,徐三便是火箭般迅速地前冲几步,依然收势不住,重重地摔在十三舍前的草地上!一个非常不雅的狗吃屎!比教官刚才的姿势还要“好”看十倍。

“呀!”徐三终于也恼羞成怒,突然一个翻身爬起身来,眼圈已经通红,不知是快要掉泪之故呢还是过度的愤怒!

徐三再度无畏无惧地冲了上去,此时的他也许心中就只存在着一个信念,一定要将失去的面子找回来!被打了,就必然要打了回来!

教官气定神闲,冷冷地瞅着迅速冲近的徐三,心中早已经算了对付他的招式!小子,如此不知进退,得让你吃记重点的苦头!敢惹我,哼!

“沙……”很是出乎教官的意料,尚未冲到跟前的徐三突然抖手一扬,撒出手中的一把黄沙来,漫天介罩向教官的满头满脸!敢情徐三竟然趁倒地的机会抓了一把沙子在手中!

教官猝不及防,立时中招!数粒沙子直接命中他的双眼!便是一方国字脸也被沙尘染成了大花脸!徐三却绝不手软,趁人病要人命,趁教官双手掩面失去视力之际重重地一脚踢在他的软肋小腹之上!

另外两名教官发现不对正要上前救援,奈何距离过远。

教官虽是军人,一身皮肉强横无比!但以小腹之软承受年轻力强的徐三一记重踢却也够他受的!惨叫一声,教官立时便放开抱头的双手改为捂着肚子,蹲了下去。徐三再跟着一脚踹在教官的头上,教官便立时失去重民,仰面栽倒在地上!

徐三拍拍手,正准备收身退后之际,异变突生,剧疼倒地的教官仰面一曲腿再勐地一蹬,重重地蹬在徐三的大腿内侧!这一蹬包含着教官愤怒的力量,自然不轻!徐三便整个的飞了起来,复又远远地跌落在地,末了还发出一声“叭嗒”响亮至极的响声,这回,倔犟如徐三,也久久爬不起身来了,趴在地上直哼哼。

另外两名教官愣了,所有的学生也愣了!这样的场景自然是出乎他们的预料的!一个学生敢和负责训练的教官对打已经够他们吃惊的了,竟然还将教官给打倒了!这就更加的出乎他们的预料了。

“怎么回事?”邓建勋高大威武的身影终于转过了研究生宿舍,出现在四个新生排的视线当中!“世勋怎么了?那学生又为什么趴在地上?”

  • 年份: 类型:其它分类 
  • 日期:
  • 简介:堕落的青春(5) 

[email protected]

警告: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13-2024 ynvpckggav.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