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亡人日记(2)

“好久不见了,川上先生……我之前的提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两人第一次见面莉莎莉莎就提出了让他去自己家中担任家庭医生的邀请,尽管待遇好的离谱,但压根啥也不会的川上远当然只能果断拒绝,明说了自己才疏学浅、就是在这里混日子。

莉莎莉莎并未放弃,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又邀请他跟自己学习一种气功。

第一次听见这个说法的时候川上远甚至以为接下来的剧情要向法治节目发展,眼前的这个女人其实是个什么邪恶不法组织的领导人。

他并非完全的不相信,毕竟脑海里的那个违和的预感告诉他眼前的女子也是个和乔瑟夫先生一样的的好人——颇为有些动摇的他甚至故意地在莉莎莉莎面前吐出过那种怪物,但莉莎莉莎和其他人一样也看不见。

“没兴趣、不考虑、算了吧。”

川上远一口回绝。

莉莎莉莎不是什么脾气柔软的人,甚至称得上很是冷漠,主动示好还被人拒绝对她来说是完全不曾有过的经历。

但阅历丰富的她对眼前年轻的男人有着莫名的好感。

一方面是川上远毕竟是JOJO的救命恩人;另一方面她好像确实被这个长相并不是她喜欢的类型的男子吸引着。

莉莎莉莎的眼神又一次无意地滑过川上远眼角的那颗泪痣,面对川上远是她自修习波纹气功以来唯一会走神的时候。

“医者难自医,川上先生的身体状况好像不是特别好吧?”

这才是莉莎莉莎的目的。

JOJO夸张的恢复速度让她当时一度以为川上远也是和她一样的异类,于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用波纹检查了对方的身体——的确是彻彻底底的普通人。与此同时她也察觉到、这副称得上健壮的身躯似乎是有着多年的痼疾一样,已是油尽灯枯的风烛残年,没有旁人的帮助恐怕他活不过五年。

波纹或许能救他。

莉莎莉莎不想坐视这么一位自己有着好感的恩人英年早逝,可她也不能随意展示波纹的能力。

川上远有些迟疑,莉莎莉莎的话是事实。可毕竟“我观阁下印堂发黑,似是有血光之灾”这种类似的话也只是常见的话术而已。

“生有命兮死无何,我不在意自己能活多久,能顺我心意就足够了。”

思虑了一会儿,川上远最终还是选择拒绝。

莉莎莉莎有些失望,既然再次被拒绝那可能的确是缘分不够,可惜了这个她很是喜欢的年轻人。

这种没头没尾的话语一般人肯定都会觉得可疑……这一点她不是不明白,但对于生性冷漠她来说连续邀请三次已经是破天荒的举动,想要她费心思去婉转暗示什么根本不可能。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

站起身来、莉莎莉莎摘下了手套,和川上远握手道别。

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川上远面前露出双手,肤若凝脂的葇荑甚是柔软,不过比起这双手,川上远却被莉莎莉莎手腕处的纹身吸引了注意力。

相当精致的腕表表盘的图案,那种透着些许璀璨的黑色和纤毫毕现的细节完全不像是纹身能够表现出的效果。

一愣神的功夫握手的时间便稍微长一些,川上远连忙遮掩尴尬:“真是漂亮的纹身,对同样美艳的您来说真是再合适不过。”

抬起头,很少有情绪起伏的莉莎莉莎面容上露出了些许的愕然。

第三章异常

川上远想要收回手,可从这只纤纤玉手上传来的力道让他根本挣脱不得。

“川上先生果然不是普通人啊。”

惊愕的表情只是一瞬,莉莎莉莎迅速地恢复了平日里的从容。

“我没有恶意,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想要试试看能否帮助你,不过碍于某些规则无法明说罢了。”

说着,莉莎莉莎手上亮起了不算强烈的明黄色的闪光,紧接着一股从未体验过的暖流从相触的肌肤蔓延到了川上远的全身。

难以言喻的舒适就好像是泡在温泉里,总是隐隐作痛的五脏六腑感受到了难得的放松。

川上远的能力会给自己带来负担和痛苦,吐出的怪物不能带走所有的病痛,每一次都会有少量的疾病和折磨残留在自己的身体里,这一年下来他的躯体应该已经可以写一本绝症百科全书了。

“不介意的话,川上先生不如展现一下绅士精神,先开诚布公地谈一谈自己如何?”

这种时候……当然是选择相信她了。

……

简要的叙述之后。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频繁地使用你的能力?”

莉莎莉莎开口的第一个问题却是这个。

她没去质疑川上远匪夷所思的能力,这种事情是真是假一试便知,根本没有撒谎的空间。

“……大概是因为运气不好吧。”

川上远苦笑了一声:“我总能遇到那些实在没法放着不管的可怜人——单身母亲、七八岁的孩子、整个家庭的顶梁柱……一个两个还好,也就是减寿个两三年的事,但人一多就成了现在的状况。”

“我也不是什么圣人,假如最开始就是一个直接的选项——折寿五十年、世界上会有五十个我不认识的人得救——我可能根本不会做出这个选择。

莉莎莉莎小姐知不知道在年轻人中很流行的抽卡游戏?那种游戏动辄就是上万的开销,但如果最开始就让人花费上万买一款游戏,那应该很多人都舍不得。”

“你倒是谦虚。”

“也不是谦虚,我只是坦诚。”川上远干脆地说道

莉莎莉莎的脸上浮现了淡淡的笑意:“我可没办法像你这么坦诚,现在能告诉你的事情不过是所有阴影的冰山一角……”

“即使如此,得知这些消息也不是什么好事。”

一切的异常都来自于另一个位面,那个地方被称为里世界,所有的超自然力量都起源于那里,有资质的人类就可以学习或者得到这些力量。

尽管这些力量也可以在表世界使用,但只要进入过里世界,手腕上就会多出那个被命名为“时计”的表盘纹身,就是它在维持着表世界的均衡。

“规则就是一旦对普通人使用、或者被普通人知晓了自身的能力,那么你就只剩下12个小时的寿命,除非对方心甘情愿的和你一起进入里世界、成为异类中的一员……或者就是杀掉他,只要因缘于此的死者不超过7个就可以。”

莉莎莉莎毫不掩饰地说着相当残酷的规则,也不知她最开始有没有这样的打算。

川上远毫不在意,他摸了摸脑袋,仍旧是在纠结自己的状态:“那我是个什么玩意?”

他的能力好像和这些完全没关系,手腕上也没有时计。

“我也不清楚,之前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你整个人都似乎都没有被列入里世界的规则中。”

莉莎莉莎伸出了手:“譬如当我之前说的情况发生时,时计会做出提醒,并且秒针会开始倒数十二小时。”

时计的秒针仍旧停留在起始的位置。

“总之,有关于你的状况我会为你保密的。”收回了手,莉莎莉莎又道:“现在你有什么打算吗?”

“暂时还没有什么太好的想法。”川上远摊了摊手:“莉莎莉莎小姐有什么建议么?”

“一切的前提都是先活下去。”

莉莎莉莎干脆地说道。

“跟我回意大利学习波纹吧。”

————————

记忆的空洞让川上远在精神方面有一些问题,没有亲人、没有至交的好友、更没有非做不可的爱好——他没有和这个世界建立太多的情感联系和羁绊,过于的无牵无挂带来了对于自毁的不排斥。

但问题还不算太严重,好歹他依然尊重生命,也有能力欣赏那些美好的东西——假如要迎接死亡、他安之若素;但如果有活下去的可能,他也会唿救。

这也就是他会做出如此选择的理由,一开始的拒绝只是因为莉莎莉莎的说法太过于没头没尾虚无缥缈,这么低概率的赌博他可不愿去做。但此时已经知晓了可能的确有活下去的办法,他没有理由不去尝试。

就算和他那违和的预感不一样、莉莎莉莎真的有什么不好的打算,大不了自杀就可以了,没什么好担忧的。

川上远没有思虑太多,直接答应了莉莎莉莎的提议。

再过一个月就是学年末,马上就是漫长的假期,他干脆向理事长请了个直到明年新学年开始的假,跟随着莉莎莉莎去了意大利。反正看在莉莎莉莎的面子上散华夫人也不可能不同意。

就是要辛苦与谢野晶子小姐了,回来少不得要向她赔不是。

此番的目的地是位于威尼斯东北部的一座私人小岛——艾沙普里拿岛,小岛的主人就是莉莎莉莎,这里是波纹战士们代代传承的修炼场,不过此时的学徒只有川上远一人。

岛上颇为冷清,除了一些杂役仆人、能和川上远说得上话的也就只有莉莎莉莎,波纹的学习自然也是她手把手地教导川上远。

看来这一脉的人丁实在是有些凋敝。

学习的过程极为艰辛,大多数修炼的手段都要赌上性命,但对他来说也不算难熬,流浪的那两年什么苦头和危险都经历过,现如今和那时虽然是两种不同类型的境地,但也没有更差。

川上远向来奉行着、此心安处是吾乡。

岛上阴郁华丽的风景也还不错,也有一些亲人的动物,不过川上远最喜欢的还是与莉莎莉莎聊天,一有片刻的休息或者进餐的时间他就会去找莉莎莉莎谈天说地。

以莉莎莉莎冷淡的脾性、外加进入老师的角色之后近乎残酷的严厉,最开始的她很少会有什么回应,有时还会特意加重川上远的修炼功课。

川上远对她必然没什么脾气或是怨言,该训练便训练,有了要求就努力做到,但对莉莎莉莎的话语仍是一句不曾减少,有时过于疲惫了说着说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再次醒来时也不知是谁送他回的房间。

川上远不怕孤独,但他不喜欢寂寞。

一个月的磨蹭下来,他的玩笑偶尔也能让对面的女子有上些许的反应,莉莎莉莎开口的时候也逐渐比最开始要多上不少。

“你是我的第三位弟子,在你之前还有乔瑟夫•乔斯达……以及西撒•安德里欧•齐贝林。”

提到西撒的时候,莉莎莉莎的脸上带上了不易察觉的黯然。

“那时这里要比现在热闹许多,还有跟随了我很久的丝吉Q、梅西奈、罗吉兹他们……只是后来一场相当惨烈的战斗中,梅西奈、罗吉兹…还有西撒、都牺牲了。

  • 年份: 类型:其它分类 
  • 日期:
  • 简介:未亡人日记(2) 

[email protected]

警告:收集的网址来源于全球互联网,网址内容和本站没有任何关系,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如来访者国家法律不允许,请自行离开!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製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於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繫郵箱,本站將第一時間處理。

© 2013-2024 ynvpckggav.xyz